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點擊進入授權頁面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點擊進入授權頁面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查看: 20221|回復: 64

[翻唱] [文]《时间倒数》(我今天大出血更新了五篇,如果你们只看不回,我保证写到热闹的地...

[複製鏈接]

該用戶從未簽到

發表於 2010-7-10 14:59:0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后由 歌帆·扬羽 于 2013-6-12 09:04 编辑

关于《时间倒数》的一点说明:我当然总是改来改去的,所以,如果你在看,那么某日的某一个名下的某文与某日某一个名下的某文竟然不一样,不要奇怪,你的神经没有问题,偶只是修改了。

偶曾经用来发这个文的名字,应该只有九月这一个(?NC宝如果记错了也是不意外的)

写了很久,久到写了这么久也没写完。= =

偶喜欢这里的每一个人,希望你们也喜欢。

女同吗?嗯,算是女同吧,但也不算女同吧,毕竟小宝也是常常和姐姐KISS来KISS去的(口胡,NC宝你这是什么说话,滚回到火星去吧)

評分

參與人數 1D幣 +30 收起 理由
恶魔猫猫 + 30 小宝,给乃这个钱精奖励哦~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該用戶從未簽到

 樓主| 發表於 2010-7-10 15:08:00 | 顯示全部樓層
时间倒数_族部_九月


今天夜里,外面繁星似雨,扶桑之树遍布白花。

我记得在我小的时候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那天,天空是美丽的蓝色。师傅牵着我的手,站在扶桑树下,轻柔的话语仿佛天籁:

你要记得,这扶桑,是我们的生命之树,连结着整个世界。若有一天,她开花,定是我族犯了逆天大罪,无可赦免,这是神要毁灭招摇的预兆。为了整个招摇,我们神子要将生命献上,求神宽恕,不要让这树开花。

扶桑树总是郁郁葱葱,我从未见过花朵于她的枝头绽放,我幻想,遍布白花,也许是很美丽的事情。

我太小,年幼无知,不曾想过献上生命意味着什么。


当天夜里,外面的星空也如今夜一般繁星坠落,而扶桑树则开了好多好多灿烂的白花。

扶桑花开,真的很美,美得让我害怕。

在凭栏处,师父白衣胜雪,如以往一样把我抱在怀中:

“星辰移位,世界改变,权力更迭。人类无休止地进行着杀戮,其实所为事物皆是虚无。我们一族按照神明的安排,治理人间,但不能抗天。也就是说,你不能对任何人任何事有所偏袒,我们要做的,就是坦然的接受命运,然后冷眼旁观。

生命如星辰般坠落,即便是你最亲近的人,你也不能伸手去妄图改变命运。”

“落樱,你是不是要死了?如果是这样,我一定会去改变这命运,我要让你永远活着,我们永远在一起。”

“说什么傻话?”师父用下巴抵着我的头,低声地轻笑。

“我族不老,不代表不会消亡。出生即代表着走向毁灭,万物皆是如此。我们的生命也会有结束的一天,只是需要理由。即便是为师的生命告一段落,你也不可耿耿于怀。

神明灯下,最重要的是学会忘却。否则你啊,永远都只会是这副小孩子模样。”

“等我长大了,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吗?”

我握着师父的手,觉得这一别,将是永远,内心恐惧。落樱是我落地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总是温柔的将我抱在怀中,轻轻的诉说世间真理给我听,现在,我却觉得她要去很远的地方,远到,一个无论我怎样走,都走不到的地方。

“从你出生,师父即盼着你快快长大,一直都想看看你长大的模样。我的九月,你要快快长大,你的命运就在不远的将来等你。”

第二天早上,天空恢复恢复晴朗,一切仿佛没有变样。只是扶桑树上花朵不在,树下散落的红色的花朵,成为师父美丽的睡床。

师父笑容依旧,似乎只是睡去,而我却知那双美眸不会再次睁开,美丽的师父成了美丽的尸体。

我不知道我族究竟犯下了怎样的罪,需要落樱用生命供奉。只是“若有罪责,必须承受。”这是师父的教诲,她用自己的的生命向我言传身教。

当天的夜晚,暗影抱着我进入樱宫的温池,那个只有樱宫主人才能进入的地方。据说,那温池的水引自神居,深不见底。少年模样的我,没有足够的灵力让身体浮在水面上,只能借由大人帮忙。以往都是师父抱着我在那里清洗身体,而如今,只有暗影伴在我的身旁。

在师父死去的当晚,我于温池池中褪去幼年模样,长大成人。我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那比师父还要更黑更长的头发,清冷却苍白的容颜,这就是我大人的模样。

我是不是有些任性?师父那样的盼我长大,而我却不愿褪去年少幼装,不想让她离开我去别的地方。我只想一生坐在师父的腿上,听她为我低声吟唱。



师父,你看到这再次坠下的满天星雨了吗?我不知我的决定是对是错,会为这招摇带来怎样的改变。可是如果这就是您所说的在不远的将来等待着我的命运,那么,我会如您所说,冷眼看着这命运,到底会带我去什么地方。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該用戶從未簽到

 樓主| 發表於 2010-7-10 15:09:00 | 顯示全部樓層
哎,偶插花一下,偶真是喜欢落樱啊,这里面偶最不喜欢的就是九月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該用戶從未簽到

 樓主| 發表於 2010-7-10 15:16:00 | 顯示全部樓層
时间倒数__族部__雅流

这里名为招摇。

一棵神明种下的名曰扶桑的树,是这个世界存在的根基。扶桑若干年结果一次,这果实便是神明赐于招摇的神子。落樱与我,皆是由扶桑树的果实幻化而成。

我族圣地树海之中,有一棵树名为柜格之松,是传说中太阳与月亮曾经生降的地方。而现在,柜格之松成为言师与武官的诞生地,阳之炎凝结成形的即为武官,月之清光凝结成形的被人称为言师。

人世间每一位有机会成为帝王的人,都有一位言师与之相应。该人降生人世后,神子将其言师送往人间,做为辅佐。若其成就帝王之业,则言师可以重返招摇,并能实现一个心愿。但若其辅佐之人没有成为帝王,这位言师就得永远留在人间,变成人类,与她的王,一共经历生老病死。

若干年前,落樱一手牵着我,一手抱着刚落地的雅流去了人间。那时,落樱身后闪现出的奇异光彩,被尘世的人称为瑞兆。这个时候诞生的小王子,被王族认为是帝王的不二人选。当落樱将小小的雅流放在了那位小王子身边的那一刻起,他们的命运便紧紧相联。

言师只属于帝王,只有言师认定的的王才可以看到言师,并与之对话。雅流陪着她的小王子一起长大,最终身体停留在了人类少女十六岁的模样。如果雅流能够完成使命,那么她会以这副模样在言师的终老地——招摇的和山之中度完此生。如果她失败了,那么她那停止的时间会开始流逝,她会在人类面前显形,做为一个普通的人类接受生老病死的残酷。

雅流的梦想是帮助她的王子成就帝王之业,她渴望有朝一日能够回到和山,拉着她双星的手,静静的过完言师的余生。

雅流想被成全的就只有这个小小心愿而已,所以她死的时候很不甘心。



雅流的头发一直是漂亮的蓝色,像极了万里晴空。她是娴静而温柔的女子,只是身体极糟,大部分的时间躺在她的王为她安置的华美宫殿中。她经常透过水镜为她的王做出预言,指导他的一言一行。我见过她的王,天性善良,温柔慈悲,定会成为一世明君。只是,如果她的王,能顺利登上那个王位的话。

可惜,她的王没有这个王命。



在落樱离世不久之前曾经和我说过,雅流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回到招摇,亲眼去看和山了。雅流早已知道在这场王位之争中她的王输给了自己的弟弟,登上王位已无指望,但她却不愿承认这命运。因为她的逆天而行,导致她的生命过份的损耗,现已时日无多。

落樱死后不久,我去人间看望雅流。雅流的居所挂着大片大片蓝色的纱,风吹进来的时候,所有的蓝色一起舞动,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她的水镜放在她的床侧,那水纹如一面平镜,纵使风吹过,也不起一丝波动。落樱说过,这代表雅流的心很静,没有一丝慌乱。而我却觉得,那是一种空,没有任何思想的空。

“你知道吗九月,我有的时候都会在想,到底是因为我身体不好,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撑他得到王位,还是,我的王没有这个王命,所以我的生命才如此短暂,注定回不了和山?”

雅流看向我的眼神让我觉得好奇怪,那种空洞里面似乎隐藏了一种怨。

怨恨,痛苦,喜悦,悲伤,这些纠结复杂的情感似乎早就被招摇的人忘却了。

风吹起我的发丝,黑色的长发与蓝色的纱辉映,让我觉得这若大的宫殿有一种幽怨的味道,让人发冷。

“这有什么分别吗?你与他的命运连在一起,这是神意。若没有你,他不会出生;若没有他,你也不会从一滴凝露落地成人。你们是光与影的存在,而你,为什么要想这么多呢?”

对于雅流,我无法给予过多的安慰,言语在这种时候,常常超乎想象的无力。我坐在她的床边,抚摸着她美丽的秀发。她的宫殿中种了很多树,每一棵都像极了柜格之松。我抱着雅流来到这些树下,静静的相拥而坐。

扶桑树有如神明,永远孤傲清冷,那立于树海之中的柜格之松总是那般温暖且生机盎然。我喜欢柜格之松的郁郁葱葱,那会让我的心情非常平静。我常常站在柜格之松下幻想着那些露水会凝结出怎样精致的人儿们。师父当年漫步在树海之中,是不是也有和我一样的心情?

“我族不老,不代表不会消亡。出生即代表着走向毁灭,万物皆是如此。我们的生命也会有结束的一天,只是需要理由。雅流,这个道理你要懂得。”

雅流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看向了天。她的样子明明有话要说,可是我想她把肚子里所有的疑问都问向了那位我们从未见过面的神明。雅流知道,问我无用。因为就连我,也不懂得所谓命运到底是什么。

雅流轻轻的依靠着身后的树,缓缓闭上的眼眸似乎有泪水想要落下。在她准备睡去的一刹那,我听到了一声低低的叹息,以及一句轻柔却倔强的话语。

“你说什着?”我轻声的问。

“什么,我什么也没有说!”

没有说吗?那么这言语,可是从她灵魂深处传出的声音?

那是一句非常轻非常轻的话:

“我不甘心!”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該用戶從未簽到

 樓主| 發表於 2010-7-10 15:28:00 | 顯示全部樓層
时间倒数__族部__晴桦

也许该来的总该来。我坐在神明灯下,看着浮现在半空中那正在转动的星盘。其实不老又能代表什么?我们的命运也离不开星宿轨迹的变更。

一切皆由宿命所控,我,也只是能比别人早看到一点点。

“你想看到这转动的星盘吗?”我问静静地呆在黑暗角落里的暗影。

“不想,因为看到并没有什么好。命运是决定好的未来,看到了也不能改变,图增悲伤。”暗影的声音在我身后的黑暗中传来,整间星象屋,几百米大的地方,只有神灯一盏,除了我所处的地方有光以外,其余的世界就是一片黑暗。

“可惜你看不到啊,要不然我一定要问你,落樱离世之前的那天看到了什么,因为只有你,是时时刻刻陪伴着她的人。”

“我的职责就是遵守神明的旨意,陪伴你们,其余的,我不管。”






雅流死了。

我不知道晴桦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她们两个同时落地,是命中注定相互依偎,相互照料的双星,可是命运却和她们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神说:她们会侍奉互为兄弟的两个君主,可是最后的结局却是兄弟相残,所以雅流一定会死在自己的苦苦盼望之下,而晴桦则会带着她的君主登上帝座。

在我的记忆中,年少时的雅流总是一副红着双眼刚刚哭过的模样。师父心疼她身体孱弱,常常带着我去人间看她。那时的我,总是趴在师父的腿上看着娇小的雅流,不明白她为什么总是哭。

“雅流,你要知道神是不会犯错的,神为你安排这样的命运必有他的深意。你要听从神明的安排,安心辅佐自己的君主。我想当你的君主达成他的愿望时,你的愿望也就会实现了。”

我不知道雅流的愿望是什么,可是在这之后,雅流总是坐在她的水镜前,为她的君主祈福。

我想,她的愿望一定很强烈,强烈到使她很快就长大成人,拥有强大的力量。




晴桦和雅流长得很像,但是晴桦有对漂亮的剑眉,不似雅流那对弯弯的柳叶。另外一点不同就是晴桦的双眼不似雅流那全然的灰色,而是透着一丝红色。师父说这是血光之眸,意为不祥。



雅流的君主没有登上王位,而雅流则在人间显出形态,开始她生命的流转,只是她的容颜,将永远停在十六岁的模样。

这是晴桦与雅流第一次见面。

趴在雅流的尸体旁,晴桦哭得很伤心,那一头漂亮的蓝发沾染着淡淡的灰色,像是诉说着主人的痛苦。

旁人看不到我和晴桦,只有美丽的雅流静静地躺在这空旷寂静的宫殿中。

我有些迷茫。

神说我们是不能有痛苦的,需知一切皆是宿命。即便是师父离去的夜晚,我也不曾像晴桦哭得这般伤心。

也许我不如晴桦。



“九月,你觉得神说的每一句话都对吗?我们一族生存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像我们这样的双生星,为什么却被安排了这样可笑的命运?

在我还是一颗果实的时候我就看到雅流,我觉得她长得是那样的美丽,闭着眼睛睡觉的模样是那样的惹人怜爱。当我知道她会和我一起落地,是我命中注定的双星时,我是多么开心。我想象着我们两个完成各自的使命,回到和山,住在忘却湖边,最后一起结束生命。我以为我会拉着她的手闭上双眼,死在她温暖的怀里。我以为我可以带她去看其他各族居住的地方,可以看着她驭风飞翔,我一直想象着她那长发与风嘻戏的模样。而这一切我都没有等来!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忘却湖边学着如何忘却,而她则只能埋在那个我再也去不了的人间。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们的命运会是这个样子,你告诉我!!”

忘却湖无法让晴桦忘记雅流,相反的,她是那样的痛苦。师父说,晴桦意为不祥,我不懂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晴桦现在痛苦的样子却让我有一丝不安。

“命运不能更改,晴桦你要明白。神明灯下,最重要的是学会忘却。”

除了反复说这句话,我无法讲出其他的言语,我不知道这话究竟是说给晴桦听,还是说给我自己听。晴桦心中的痛苦,只有她自己才能体味得出。而我,只是希望时间可以让她忘却一切。如我一样,忘了从前。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3-2-28 09:08
  • 簽到天數: 40 天

    [LV.5]常住居民I

    發表於 2010-7-10 22:47:00 | 顯示全部樓層
    于是亲爱的,写的不错的说~~
    呃,就是长了点,呃,俺看得有点眼花……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 TA的每日心情
    奮鬥
    2016-1-1 19:48
  • 簽到天數: 5 天

    [LV.2]偶爾看看I

    發表於 2010-7-11 09:03:00 | 顯示全部樓層
    阿诺。。。
    这是原创?是同人?某消遣同时为省时间很久很久没看小说、漫画了,比较无知,见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該用戶從未簽到

     樓主| 發表於 2010-7-13 11:05:00 | 顯示全部樓層
    话说不长的,这个还只是少少一部分来的,偶是很打算写成长篇的……

    是原创来的,自己写的。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該用戶從未簽到

     樓主| 發表於 2010-7-13 11:32:00 | 顯示全部樓層
    时间倒数__十国__显

    大家说显是乐神转世,而我则是第一次见到昆仑之王的身影。


    “其实我们早就见过面了呢。”初次见面,显提着她那漂亮的族服长摆向我施礼。她笑起来有漂亮的酒窝,眼睛像深蓝的湖水一样美丽。

    神族以外的其他民族并不如同神族一样用发丝吸取自然之气进而转化为自身的力量,所以,她们的发丝通常很难留到像我族之人这么长。显将部分发丝挽成漂亮的髻,发髻上分别插了两根长长的银钗,其余的发丝很自然的垂到小腿,她的头发,闪着有如太阳般的颜色。

    “以前,我总是赖在落樱的身边,她也很喜欢温柔的和我说话。可是自从你的果实出现之后,落樱便不再理我了。有的时候,我和她一起站在扶桑树下,她也不会和我说话,她就只看着你一个人,觉得全世界只有你最好。看着你,脸上都会出现傻笑的表情,完全不像平常的她。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魔力,能让她欣喜若狂,所以,真的时候,我还真的会生你的气呢。”

    我有些惊讶,因为没有见过这样率直的人。她说出来的话,略带埋怨却让人觉得是那样的真诚温暖。怪不得落樱总是和我提到这位昆仑之王。
    “落樱是个坏蛋,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可后来她却不理我了,你说我生她的气对不对?哼,所以,我也不理她。她活着的时候,除非庆典,否则我绝不来。就算来,我也绝不开口唱歌,也绝不和她说话.”

    显的脸上看不出岁月走过的痕迹,但是既然她和师父是年少挚友,那么想来,显也经过了好多时间,可她好像并没有让岁月磨去她年少的纯真,就算成为一族之长,也会说些很孩子气的话,用“坏蛋”这种字眼来形容身为神子的落樱让人觉得好笑。

    “可是师父她经常提起你呢。她说阿显是乐神转世,是她惹你生气了,所以,你再也不唱歌了。如果有机会,她多么希望能和你一起站在神居门前,请你为神明演唱,唱那首神曲。”

    好久没有人坐在我的身边了,自从我成为神子之后,才发觉原来我的世界除了师父之外一无所有。我将年少目光全都放在了落樱的身上,以至于,落樱离世,我的世界随她而空。

    而如今,显坐在我的旁边,低声说的这些话,让我重新记起生命的气息是如此温暖。

    阿显的身上有一种淡淡的花香,让我想起了那曾经的落樱。年少时的我总是喜欢偎依在她的怀中,汲取她身上的香气,说着要和师父永远在一起的幼稚话语。

    “好香。显,你的身上真的好香。”

    我忍不住抱着阿显,将头埋进她的怀中,闻着那似曾相识的香气。

    我以为我的平静意为忘却,只是现在流下的泪水向我证明,落樱是我心中永远的痛苦。

    “没人懂落樱在想些什么,也许我们爱错了人。但不管她在想什么,我都爱她。我不骗你,九月。

    如果她说她想听我唱歌,那么我愿意永远站在她的身边,为她唱到我生命的终点。”

    这就是神曲吗?我听着自显口中传出的婉转流畅的歌声,有些疑惑。这不是任何一族的语言,我听不懂其中之一的含义。师父说这是神在创建招摇的时候,传给昆仑之王的乐谱,让她们代代相传在血液中的神迹。

    流着眼泪的显低声吟唱着不属于我们的语言,微风转过,带走她脸上一串串晶莹的泪珠。

    “如果可以,你是不是愿意追着落樱的脚步走完这一生?”

    望着正欲坐着空龙离去的显,我很惊讶自己竟会喊出这样的话。

    我知道神明说招摇应无心,所以,每天每天,我都会坐在神明灯下,静心希望自己能忘却喜悦悲伤。可是为什么我的心,在看到显后,竟会有这样的悸动?我早就应该忘了那些纠缠不清的感情了,不是吗?

    “就算她说她想去神居,我都愿意带她去。如果我可以选择,我宁愿自己是昆仑的普通女子,可以长守樱宫,呆在她的身边。

    我只是希望能陪着落樱,一起消亡在扶桑树下,临死之前亲口告诉她那句话——

    我会永远爱她。”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 TA的每日心情
    奮鬥
    2016-1-1 19:48
  • 簽到天數: 5 天

    [LV.2]偶爾看看I

    發表於 2010-7-13 16:57:00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创哦?嗯,不错的,赞一个。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

    GMT+8, 2017-9-26 15:06 , Processed in 0.134777 second(s), 28 queries .

    © 2004-2017 Powered by Dymy動音漫影 X3.1.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